广州凌控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客户至上 诚信经营 开拓创新 求实合作 因为专注 所以专业 不断完善 不断创新
首 页 >> 新 闻 >> 行业新闻 >> 当年任正非的“越冬”决定 成就汇川、麦格米特等多家中小创公司传奇
搜 索
最新新闻
1月 Top10
当年任正非的“越冬”决定 成就汇川、麦格米特等多家中小创公司传奇
http://www.chlingkong.com
文章来源: 证券时报 发布时间: 2017-12-25

还记得《华为的冬天》吗?当年任正非的一个“越冬”决定,成就了汇川技术、麦格米特、蓝海华腾、英维克等中小创公司的传奇……

也许你知道任正非那篇著名的文章《华为的冬天》,但你可能不知道,那一年冬天,华为决定卖掉一家子公司工业自动化 这却成就了中国工控产业的一片春天……

那是在2001年工业自动化 为了度过冬天,任正非将华为电气100%股权以7.5亿美元卖给了世界500强企业艾默生。此后数年间,一批原来的华为人、后来的艾默生员工,陆续结伴出走华为,创办了一个个电气设备公司。如今华为,一些公司已是资本市场的老兵华为,另一些则正渐次登陆A股市场。

1

如果不是十几年前那个重要的决定,朱兴明现在或许也还是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职业管理人,拿着稳定的高薪,过着让旁人艳羡的成功人士的日子,但他却选择了一条未知而充满挑战的创业之路。

在完成收购华为电气之后,艾默生将原有若干从事网络能源的业务公司也一并纳入这家新公司里,并更名为艾默生网络能源有限公司。2003年,朱兴明离开艾默生网络能源,创办了汇川技术。

和他一起“闯天下”的,还有一帮曾在华为电气共事的伙伴们。汇川技术的19位发起人股东中,16个人有华为的工作背景。

高管团队和核心骨干大部分是原华为电气的员工。除了董事长朱兴明本人,副总裁姜勇、研发部总监李俊田、董秘宋君恩、供应链管理部总监杨春禄、工业机器人事业部总监刘宇川、研发部总工程师柏子平、监事张卫江,都是从艾默生网络能源离职,加入汇川技术的。

那时,国内工业自动化市场几乎被国外品牌所垄断,本土企业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市场上都难有突破。

凭借着对市场敏锐的嗅觉,汇川技术首先在年增长率超过15%的矢量变频器领域发力。2005年,汇川技术又看准了行业的特殊需求,开始投入精力研发行业一体化专机。NICE3000电梯一体化控制器的问世,使汇川技术一跃成为电梯领域一体化技术的先行者。

创业艰辛,汇川技术也经历过生死挣扎。与汇川技术同时期征战沙场的国内变频器企业大多投入了国际大公司的怀抱,朱兴明却挺住了:“如果公司卖了,除了钱,我们什么也得不到,不会再有什么事业,也不会再有什么荣耀。”

渡过了最初的生死存亡期,到了2007年,汇川技术销售收入突破1亿元,利润超过了3000万。汇川技术开始谋划上市。

汇川技术当初一起创业的19个创始人,股权非常分散,最大股东是朱兴明,持股比例也还不到20%,其他人的持股比例只有3%至5%。汇川技术用设立投资公司的方式解决了股权分散的问题,保证了公司控制权的稳定。

2010年,汇川技术成功登陆创业板,其股票市值长期居于列创业板前列。如今,创业板市场走势低迷,而汇川技术仍然以460亿元的总市值,居于创业板前十位置。

回顾过往,朱兴明曾写下这样的文字:“在对往事的沉思中,我总会被生命中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所感染,尽管很短暂、很艰难,却如此的有意义。”

2

汇川技术的故事,只是“华为-艾默生系”创业公司的一个典型代表。在2002年至2006年之间,一批又一批原华为人离开了艾默生网络能源,创办了一个个电气设备公司。

“1996年,我到华为电气的时候,当时部门很小。”童永胜曾是华为电气副总裁,后来随着华为将华为电气出售给艾默生,童永胜在艾默生网络能源依旧担任副总裁。从“华为-艾默生”这一系走出的创业者,童永胜如数家珍:“他们大多数还是我当年招进来的。”

2005年,童永胜离开了艾默生网络能源,开始创业。他坦言:“收购完成后,我被安排负责艾默生海外业务,去过六十多个国家,天天跟一些外国人沟通一些市场问题,我兴趣不太大。加上跑过很多国家后,发现了一些市场机会,因此决定出来创业。”

童永胜创业的这家公司便是今年年初上市的麦格米特。在“老领导”影响力下,原来华为电气、艾默生网络能源的“旧部”陆续加入麦格米特,首席技术官沈楚春、董秘王涛都曾在华为电气、艾默生网络能源任职。

麦格米特

创业之初,作为电力电子行业内享有广泛声誉的专家,童永胜却没有像汇川技术一样选择在工业自动化领域的老本行里创业,而是选择在家电领域白手起家。

麦格米特把工业自动化控制技术用在了消费家电产业上,研制出平板电视电源产品,用童永胜自己的话讲是“杀鸡用牛刀”。在当时,恰逢液晶平板电视大规模替代传统电视机,“用牛刀杀鸡”的麦格米特很快就把平板电视电源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做到行业领先。

随着公司业绩高增长,麦格米特开始筹划上市。然而,由于当时过度依赖单一业务,且TCL既是间接客户又是公司股东的身份引来质疑之声,麦格米特无奈折戟IPO。

“2012年没上市成功,对我们来说失去很多机会,否则我们今天应该可以做到25亿元的营收规模。”痛定思痛之后,童永胜决定夯实基础,将在家电行业积累形成的经营理念逐步应用于医疗、通信、工业自动化等工业领域。

到了2014年,麦格米特已基本形成智能家电电控产品、工业电源和工业自动化产品三大产品系列,培育了变频空调功率转换器、变频微波炉功率转换器、智能卫浴、医疗设备电源、通信设备电源等多种快速增长的新产品,产品结构逐渐丰富。

3

在麦格米特上市的一年之前的3月22日,另一家“华为-艾默生系”创业公司蓝海华腾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这一刻,邱文渊足足等了10年。

2006年,邱文渊、徐学海、姜仲文、傅颖、时仁帅和黄主明6人同时离开艾默生网络能源,创办了蓝海华腾。

蓝海华腾

除了黄主明原是艾默生网络能源PE工程师,其他5人都是原华为电气变频器开发部工程师或项目经理,后来随着华为将华为电气出售给艾默生,并入到艾默生网络能源变频器开发部,仍担任原来的职务。

英维克董事长齐勇也差不多在同一时期创业。除了齐勇,董事韦立川、副总经理兼董秘欧贤华、副总经理兼研发部总监吴刚、副总经理陈涛以及监事林永辉等人均曾任职于华为电气、艾默生网络能源。

汇川技术、麦格米特、蓝海华腾、英维克是最早一批原华为人出走创业的上市公司。在艾默生并购华为电气之后,最早出走的还以一部分原华为电气的员工加盟了英威腾,包括英威腾副总经理郑亚明、副总经理张科孟等一批工程师。

除此之外,今年7、8月份上市的禾望电气、盛弘股份以及正在IPO排队的欣锐科技、上能电气等公司都或多或少带有“华为-艾默生”血统,而鼎汉技术、中恒电气和英飞特等早前上市的公司也吸纳了不少从艾默生网络能源出走的前华为人。

4

被艾默生并购后,原华为电气员工为何选择纷纷出走创业?

在收购华为电气之后,艾默生对大部分华为电气员工的安排是:继续留在艾默生工作,原所持华为股份按1:6比例分四次三年补偿及发放,即签订补偿协议时发放25%,此后三年每年发放25%。

到了2004年前后,大部分原华为电气的员工已经拿到了一笔不小的补偿,一部分人拿到补偿金后,开始萌生创业的想法。

另一方面,完成收购后,艾默生接受了原来华为电气的员工,但最令这批华为“弃儿”痛苦是,在华为体系下形成的华为情结慢慢失去,本土技术团队工作理念与跨国公司文化之间产生冲突。

更重要的是,这批创业者看到了自动化工控装备市场爆发的机遇。

上世纪80年代,变频器在中国制造业开始应用,限于国产品牌的技术,外资品牌大面积抢滩中国,国内中、低压变频器市场曾出现日本品牌一统天下的局面,后来,日本品牌的市场份额又逐步被欧美品牌蚕食。日资、欧美企业一起瓜分了中国的变频器市场,外资品牌往往以高于国外同行的价格将产品卖给中国企业。

那时候,国内自主研发变频器的企业很少,而且都属于行业内较为老牌有一定规模的企业,技术水平仍较落后,只生产风机水泵用的通用变频器。真正的改变从华为进入变频器行业开始。

当时,华为为了做好通信电源,成立了华为电气,并且高薪招聘了很多行业优秀人才。童永胜、朱兴明、邱文渊等一批具有知名高校工科背景的工程师便是在那时加入华为电气的。很快地,华为电气的变频器的关键控制技术矢量控制研发成功并快速实现商品化,华为电气的产品在行业内迅速脱颖而出。到了2000年,华为电气销售额已经跃居全国首位。

被艾默生收购后,这批原来华为电气的行业领军人物不甘心居于人下,纷纷出走创业。他们顺势而为,一方面发力进口替代,以高性价比产品抢占原来外资品牌的市场份额,另一方面抓住了市场发展方向,将变频器技术发展到新能源发电、电动汽车、机器人等新兴产业领域。

相关新闻